富柏村香港日剩

香港で2000年02月24日から毎日綴る日剩でござゐます

fookpaktsuen2015-03-30

農暦二月十一日。早晩に銅羅湾。香港蹴球倶楽部。F夫妻のお招きでZ嬢と一緒に格式もあり大人たち寛ぐChairman’s Barで軽食でワイン堪能。晩七時から、でお開きが半夜三更。五時間も歓談で飲酒とは。ワイン何本飲んだのかしら。
▼「安保法制、米提案に沿う」と朝日新聞トップ。晋三と外務省等の一部の狂信的官僚が組んだとしても安保法制などさう簡単にいぢれる筈もなく結局のところ米国。安保も原発も農業まで日本人の生活の全ては米国ありき。天皇制含む憲法だけでも米国が改憲反対してくれないかしら。同紙夕刊では敗戦直後に幣原内閣で有識者集め戦争の教訓活かさうと「戦争委員会」発足。GHQの意向で解散となるが敗戦後に米国のお仕着せでなく戦争反省の機運が政府としてあつたこと。
▼周末は毎年春の「香港の狂気」7人制ラグビー開催あつたがキチガイ外人たちのこの催しに私は一切近づかず。「40年の歴史、香港に学ぶ7人制ラグビーの魅力」といふ記事(こちら)では誤解されるだらう。この記事の写真が日本の対南アフリカ戦で「タックルを受けながら攻め込む日本の坂井克行」なのだが結果は見たら27対0で完敗。
蘋果日報(今月22日)で梁文道「本土」之前」秀逸(こちら)。

要瞭解「一國兩制」和「五十年不變」這些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產物,就必須回顧那個年代的氣氛和心態。改革開放當年還是個剛學走路的新生兒,偶有跌撞(比方說『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但大部人都還是覺得眼前只有直路一條。大家理所當然地相信這條路先易後難,遲早得由經改轉入政改,而所謂的「政改」,似乎也就是普世公認的民主化了。那年頭沒有人想過政治不必大變但經濟照樣發達的「中國模式」,也沒有人會很認真地把所謂西方那一套「普世價值觀」當成臨門大敵。

翌週29日の続き(こちら)。

仔細回想過去幾年的兩地矛盾,我們可以發現不少不合常理,或者至少是不合往時常規的情況。例如兩年前在媒體上吵得很嚴重的陸客小孩在旺角街頭便溺的那件事,要是放在過去,內地官媒通常會試着擺出一副以和為貴的態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強調「血濃於水」,要大家各讓一步。但當時以《環球時報》為代表的媒體卻一連發出好幾篇評論,與網絡上來勢洶洶的發言(是不是五毛水軍所為,我還不敢確定),共同推動出一股針對港人「傲慢心態」的輿論反擊。假如不是刻意為之,相關部門至少也沒有全力遏止(可能是一時疏忽,也可能是放任自流。)於是一件小事就成了兩地民眾互相指罵,互相仇恨的導火索了。自此之後,這種兩地民間撕裂,漸行漸遠的局面便大致定型,再也回不了頭。
與此同時,高舉身份政治的本地知識份子和政治組織則不斷地發掘類似案例,其中固有不少真事,但也不乏以訛傳訛的謠言,並且把它們全部上升成族群本質分別的證據,強化「中國人和香港人是兩種人」的印象。除此之外,更別忘了自由行對香港社會造成的壓力、雙非子女就學、大陸孕婦產子、本地傳統商舖結業、大陸研究生比例、中聯辦勢力的膨脹,以及香港政府的諸種失誤,這一切也全都可以納進「中港矛盾」的範疇,全都能用身份政治的語言去解釋(恰好這些現象和問題又是老一套民主化議題解釋不了的)。於是身份認同就正式成為站得住腳的香港政局新議程了。
巧的是這些出自身份政治的仇恨言論,大陸人幾乎全都看得到,它們順利無礙地滲過了防火牆,進入一般民眾的視野。有些標榜本土立場的網站,甚至一度不受干擾,比左傾的《獨立媒體》還要容易拜訪。聽見這些聲音又看見了針對內地遊客的行動屢屢爆發,大陸百姓自然會很不舒服。而他們對這種情況的認知,當然就是「香港人都很討厭大陸人」,再加上「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支那狗滾出去」這類言詞的佐證,他們最容易推出的結論便是「香港人已經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了」。

この香港と本土の分裂はもはや収拾の余地なし。香港の人々のこの矛盾は90年代に新井一二三姐が指摘した点そのもの。